您的位置:首頁  ->  公司動態

大與小“隱形冠軍”紮堆 如何撐起更多大企業?


  在東莞,沒有什麼產業比智能手機更耀眼了。
  近年來,以華為、OPPO、vivo、金立等品牌為代表的莞產手機出貨量占據國內半壁江山,全球每5部手機就有1部“東莞製造”。今年上半年,東莞智能手機出貨量1.59億台,同比增長48.4%。上半年,電子信息製造業利潤增速達270%。
  以智能手機為代表的電子信息產業突飛猛進背後,一批深藏不露的行業“隱形冠軍”正在浮出水麵。位於石碣鎮的五株科技,生產了全世界1/10的手機電路板;紮根鬆山湖的長盈精密,早已成為電子元器件行業龍頭;總部藏身長安鎮的勁勝精密,生產的塑膠手機殼產量占全球1/10……
  不僅是電子信息產業。在東莞,電氣機械、紡織服裝、食品製造等諸多產業領域都呈現出隱形冠軍“紮推”的發展形勢。這些在細分領域裏的“領頭羊”,一方麵構成東莞引以為傲的產業配套優勢,另一方麵,自身也加速成長為行業裏的“小巨人”,加速聚集上下遊產業鏈。
  “隱形冠軍”的湧現,正在為東莞製造業帶來新的發展動能。
  采寫:南方日報記者 靳延明
  見習記者 陳琬瑩
  配套優勢凸顯:“巨頭崛起”背後“隱形冠軍”漸成氣候
  中小企業聚集的東莞,產業結構一直被認為是“滿天星星,不見明月”,缺乏具有強勁帶動力的大企業。如今,這一情況正在改變……
  日前,省企業聯合會、省企業家協會發布《2017年廣東企業500強榜單》,生益科技、搜於特、易事特、勁勝智能等16家東莞企業榜上有名,東莞企業上榜的數量位居全省第四位,相比去年上升一位,僅次於廣州、深圳、佛山。更為明顯的信號是,以生產智能手機為主的步步高係工業企業與華為係工業企業攜手,實現東莞主營收入超千億元企業“零的突破”。而在這些巨頭崛起的背後,是一批的行業“隱形冠軍”做堅強後盾。
  智能手機產業離不開配套零部件企業的支撐。聚光燈之外,位於東莞的廣東勁勝精密組件股份有限公司、廣東長盈精密技術有限公司等上遊企業,迅猛的增長勢頭讓人側目。
  在A股逾3000家上市公司中,8年來淨利潤增幅連續超過10%的企業僅有37家,長盈精密是其中唯一一家電子元器件企業,用業績詮釋了何謂“長盈”。公司負責人表示,作為“逐水草而居”的配套企業,長盈精密落戶東莞的原因之一便是其重要客戶華為、OPPO、vivo等企業就在這裏。
  總部位於長安鎮的勁勝精密,與其重要客戶OPPO等手機品牌企業為鄰。作為全球品牌手機核心組件供應商,在2009-2014年,勁勝精密公司生產的塑膠手機殼產量占全球1/10,成為這個行業的銷售冠軍。根據勁勝精密業績預告,上半年公司預計實現淨利潤同比增長495%—505%。
  再向供應鏈上遊追溯,為精密製造企業提供關鍵技術的企業,也在強勁的發展帶動下實現快速增長。
  金銘電子是行業首個研發安全加密芯片的企業,目前該技術已經運用到金立手機M2017係列中。該芯片可以直接跟手機CPU編碼唯一對應,自帶RAM(隨機存儲器)、ROM(隻讀存儲器)、Eflash(嵌入式閃存),確保了重要信息的安全。公司全年營業收入約110億元,被認為是名副其實的“隱形冠軍”。
  金立集團執行副總裁、金銘公司總經理李三保說,信息安全是手機一個盲點,也是市場的需求點。企業要在激烈的競爭中站穩腳跟,必須基於市場有自己突破性的產品。這樣才能憑借細分市場中的“冠軍”地位,掌握行業的定價權。
  激光切割是智能手機生產的必備環節。在東莞,幾乎走進任何一個工業區,都可以看見大族粵銘激光科技有限公司的激光設備。公司總經理卓勁鬆用了15年左右的時間,帶領這家本土企業成長為國內中小型激光設備行業的“隱形冠軍”,產品遠銷海內外數十個國家和地區。眼下,卓勁鬆正在大規模招兵買馬,招聘十多個領域的工程師加入這家位於東莞鬆山湖的企業。
  隨著東莞經濟轉型升級不斷深入,這樣可以追溯的產業鏈越來越多。很多藏身於鎮街工業園的小工廠一點都不起眼,但走近他們,才知道這家正在給美國、法國、日本等發達國家提供設備,那家又在為蘋果、耐克、亞馬遜等世界級企業生產配件。它們規模不大,但是方向專注,隻研究一種技術、隻關注一個領域,但是通過不斷的研發積累,他們在細分領域做到了全國、甚至全球前列。
  產業生態變革:“隱形冠軍”加速成長為行業“小巨人”
  這些分布在各自行業的“隱形冠軍”、“單項冠軍”,不僅為大企業形成了優質的產業配套,也在服務大企業的過程中,正在實現自身的崛起。
  在勁勝精密車間,一台台數控機床自動運行,偌大的生產車間,並沒有發現幾個人影。仔細觀察還會發現:勁勝精密所用的智能裝備、數控係統、工業軟件均實現了國產化。目前,勁勝精密正在轉型國家智能製造示範。記者了解到,能實現5倍的利潤增長,主要源於公司高端裝備製造業務中的鑽銑攻牙機等產品銷售持續增長。也就是說勁勝精密不僅可以生產手機配件產品,還通過生產製造手機零部件的設備實現業績增長。
  與勁勝精密相似,剛剛以營收85億元登上“2017年廣東企業500強”的生益科技,也是服務型製造的探索者。作為國內最大覆銅板生產企業,生益科技憑借強大的自我研發能力,不僅為企業產品帶來強大的競爭力,也水到渠成地發展成為服務型製造商。如今,生益科技是行業內知名的解決方案提供商,實現了從“賣產品”到“賣服務”的轉變。生益科技信息總監周嘉林說:“在如今競爭激烈的環境下,我們要邁向國際化尋找新的發展機會。服務型製造是企業備戰海外的法寶。”
  與勁勝精密、生益科技一樣,從“隱形冠軍”成長為行業“小巨人”的企業,東莞還有很多。而他們的發展,正在政府部門的關注下進一步加速。
  去年11月,東莞市委書記呂業升在接受南方日報專訪時算了一筆賬。他說,東莞規上企業有5600多家,單項冠軍很多,但大型骨幹企業不多,這些企業中,隻要有30%企業實現了良好增長,每家增長5000萬元的規模,對經濟的貢獻就會非常大。
  為支持更多細分領域的“隱形冠軍”成為大型骨幹企業,東莞今年初以市政府一號文的形勢出台了“倍增計劃”,通過創新驅動、產業鏈整合、業態和商業模式創新、總部經濟、資本運營、兼並重組六大路徑助力企業實現規模與效益倍增。上述勁勝精密、生益科技等企業,均位列試點企業名單。
  在“倍增計劃”的支持下,諸多“隱形冠軍”企業實現業績大幅增長,正在改變著東莞的產業格局。據東莞市經信局數據統計,今年1至6月,195家規模以上“倍增計劃”工業企業完成工業增加值291.2億元,占全市規上工業增加值比重18.97%。其中13家名譽試點企業工業增加值增長34.3%,比全市平均水平高22個百分點。
  創新種子開花:打破技術壟斷加速聚集上下遊產業鏈
  不僅是產業鏈上下遊互相支撐下才有“隱形冠軍”企業產生。在東莞紮根的一些創業型企業,也正在各自細分領域嶄露頭角。
  隨著特斯拉為代表的電動汽車的普及,動力電池相關領域成為產業的風口。電池管理係統(BMS)是電動汽車最昂貴、最複雜的電子部件,被稱為電動汽車動力電池係統的“大腦”,掌握這一核心技術的企業就在東莞。
  位於東莞鬆山湖的東莞钜威動力技術有限公司,是國內唯一一家同時掌握電動汽車電池管理係統及大型儲能電池管理係統的專業BMS解決方案供應商。公司總經理劉魯新表示,目前,東莞钜威動力技術有限公司儲能管理係統累積出貨200MWh+,持續保持市場占有率第一,電動汽車BMS配套行業前三甲企業。此外,公司還實現了“員工人均一個專利”的傳奇業績。
  在莞創業、在莞紮根,钜威動力這顆創新的種子正在東莞開花、結果。劉魯新告訴記者,钜威動力和同樣位於東莞的賽微微電子共同發起成立“電動汽車核心部件國產化產業聯盟”,計劃在三年內實現電動汽車核心部件的國產化,在2020年實現電動汽車核心芯片國產化率達到80%以上。眼下,钜威動力總部、研究院、生產技加計價中心將陸續在鬆山湖建成。這一舉措,將大大提高鬆山湖及東莞在汽車電子部件產業中的群聚效應。憑借著公司在行業內的影響,已經吸引了產業鏈上下遊一些準備來莞發展。
  經過一道指紋識別開啟的安全門,透過玻璃窗是一片繁忙的自動化生產景象呈現在人們的視線,那些全身被置於防靜電工服中的工人們正全神貫注監控著設備運行的狀況,短短數秒,一個合格的光器件產品生產完畢,這裏是廣東瑞穀光網通信股份有限公司的自動化生產車間,專業從事光器件研發、生產、經營。
  瑞穀光網董事長厲浩告訴記者,瑞穀光網在光器件這一市場細分領域內,提供4G通訊LTE激光器TOSA封裝占國內50%以上的市場份額,其產品被廣泛運用在當前光通信領域,成為細分市場中的佼佼者。掛牌新三板之後,瑞穀光網為謀求更大的發展,公司積極布局上下遊產業鏈整合。2016年12月以增資擴股的形式購買了海外光通信芯片製造企業股權,形成了技術和產品的良性合作。
  一家企業帶動一個行業,一個行業帶來一個產業。“隱形冠軍”在東莞的發展,充滿無限的可能性。在新材料領域,近年來東莞湧現宜安科技、銀禧科技、鴻納等新材料行業龍頭企業,讓東莞的新材料已呈集群發展勢頭,逐漸形成產業鏈,使新材料領域的“星星之火”,在東莞已漸成“燎原之勢”。
  ■對話
  廣東省社科院企業研究所副所長李源、暨南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封小雲:
  “隱形冠軍”與“巨頭企業”
  相互支撐帶動
  “隱形冠軍”紮堆,如何與巨頭企業牽引互動?“倍增計劃”如何影響東莞製造業生態圈?……南方日報記者連線廣東省社科院企業研究所副所長李源、暨南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封小雲,共同探討東莞產業發展的焦點問題。
  南方日報:近年來,東莞湧現出不少“隱形冠軍”企業,這些“隱形冠軍”能否吸引、撐起更多大企業?
  李源:大企業“頂天立地”,小企業“鋪天蓋地”,上下遊企業形成一定集聚規模後,產業鏈更加完善,而對於核心的大企業來說,上下遊配套越完善越有吸引力,從這一方麵講,“隱形冠軍”會支撐更多大企業。
  但有些時候,大企業的崛起和上下遊小企業的湧現之間不是一定存在因果關係。例如,華為終端的遷入更多是因為東莞的地理位置,東莞承接了深圳的產業溢出,很早就圍繞深圳產業項目做配套。隨著深圳物價、人力等成本越來越高,華為作出了遷往東莞的選擇。
  封小雲:“隱形冠軍”在產業鏈中最大的反映是高新產品、精密零部件,而不是最終產品,不會直接展現於消費者。但是往往是這些小企業站在技術尖端。比如手機,最核心、最複雜的零部件就由“隱形冠軍”生產,人人都知道蘋果手機,但不會認識掌握液晶顯示核心技術的企業,而正是這些掌握核心技術的“隱形冠軍”決定了最終產品,所以二者有相互支撐的關係。
  南方日報:這些“隱形冠軍”自身應該向什麼方向發展?
  李源:“隱形冠軍”的發展涉及很多方麵,這些企業在某一個領域深耕成名,在某個領域做到極致,但不一定就會成為世界500強。比起大企業所重視的品牌塑造,行業聲譽才是“隱形冠軍”最重要的追求。群眾可能不知道這些企業的品牌,因為它們沒有直接麵向消費者,無需向大眾“打廣告”。作為產業鏈的重要一環,這些企業做好自身的技術和產品最為要緊。
  封小雲:“隱形冠軍”企業也可以做到很大規模。比如台積電(台灣積體電路製造股份有限公司),是全球第最大的專業集成電路製造服務(晶圓代工)企業,它擁有行業頂尖技術、占據市場主要份額,但本身也是響當當的大企業。然而,是否能做成大型企業也要考慮具體生產領域,比如,精密零部件的生產加工對於環境要求很高,氣候、地理、工業條件等都要考慮,生產規模相對穩定,不一定需要擴大生產規模。
  南方日報:東莞“倍增計劃”引領大企業成長、支持小企業做大,這將如何影響東莞的產業生態圈?
  李源:在企業的發展因素中,政策是“看得見的手”。“倍增計劃”落在企業上肯定有促進作用,對於某一個產業,企業數量越多、規模越大、競爭力越強,東莞的整體產業鏈就越完善、越強大,在全國的地位也越來越重要。政府調控主要是營造一個良好的環境,讓市場主體能夠在其中盡力發揮,政策提供了更多機會,產業轉型升級成功的可能性更大。
  封小雲:任何地方的企業生態環境肯定含有大中小企業,形成集群,大企業是龍頭,中小企業是為之服務的衛星。況且,中小企業是創新的源頭。大企業從中小企業做起,但發展到了一定程度,創新動力變小,往往通過收購小企業以激發創新活力。“倍增計劃”扶持政策可以讓壯大起來的大企業帶動小企業的發展。例如,大企業在創新和專業化方麵可能不如”隱形冠軍“,大企業刺激上遊產業鏈需求,從而帶動整條產業鏈升級。
  ■評論
  走向大小企業良性互動新生態
  “這些企業林立在德國的城市和鄉間,它們在行業內享有盛譽,但不為普通的消費者所知;在所處的行業處於領先地位,在一個狹窄的市場內精耕細作……”
  上述內容,是《隱形冠軍:未來全球化的先鋒》是“隱形冠軍”之父——赫爾曼•西蒙教授幾十年研究的精髓。在他看來,代表著世界製造標準的“德國製造”,其背後的中堅力量是大量的“隱形冠軍”企業。
  某種程度上,“隱形冠軍”的湧現,也是東莞實現從“製造”到“智造”躍升的關鍵力量。東莞製造業的生態圈,也在大企業與小企業的良性互動中,經曆著一場變革。
  一方麵,是諸如華為、步步高等大企業的崛起,帶動上下遊產業鏈企業來到東莞,吸引諸如藍思科技等“隱形冠軍”落戶東莞,帶動東莞本土配套企業進一步創新技術、跟上他們發展的腳步。另一方麵,“隱形冠軍”企業的不斷湧現,進一步構築東莞引以為傲的“配套優勢”。而他們自身,也是在“倍增計劃”的引領下成為大企業的“潛力股”。
  按照西蒙教授的觀點,把世界上最有競爭力的技術聚集在一起,能激發出最佳效能。在東莞,這一情況在“隱形冠軍”紮堆的智能手機領域展露無遺——智能手機領域大企業與上下遊產業鏈“隱形冠軍”的良好互動,也為彼此都帶來了新的發展動能,走向大小企業良性互動的新生態。
  西蒙教授認為,“德國製造”成功的秘密在於,企業以奪得全球市場領導地位為發展目標、密切貼近客戶、保持對研發和創新的高投入、堅持以質量為主要的競爭優勢、激勵員工並建立精益的組織。這些,或許也值得東莞的“隱形冠軍”借鑒。
[返回]   
下一篇:IOT擁抱未來